?
 
作者:陈祎琪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3/5/25 22:37:25
选择字号:
谷庆隆:患者的信任是医者的不竭动力

 

“祝您好人有好报。”一位患儿家长手捧锦旗感激地说。

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副院长谷庆隆一直记得,在十多年前的大年初七,他曾收到这样一份质朴的祝福。患儿家长感谢谷庆隆在大年初一晚上帮他们的孩子取出了卡在气管里的异物,让这个家庭避免了一场悲剧。

“我常常想,无论挽救一个生命是多么不易的事情,这都是医生的职责所在,是我们的分内之事,而我们却因此收获了无尽的感恩。”谷庆隆说,每逢此刻,他都觉得成为一名医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选择。

  ?

谷庆隆(受访者供图)

同一气道同一疾病

当前,过敏性疾病已被世界卫生组织(WHO)列为最常见的六大慢病之一,成为21世纪重点研究和防治的疾病。近年来,我国过敏性疾病的患病率呈快速上升趋势,逐渐接近甚至超过西方发达国家。多种过敏性疾病可能同时出现在同一患者身上,这给疾病诊治和预防带来了严峻的挑战。

对儿童而言,过敏性疾病所产生的负担尤为严重。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有高达40.9%的2岁以内婴幼儿家长报告儿童正在或既往发生过敏症状。罹患过敏性疾病,不仅影响患儿体格、智力、各器官功能、免疫功能、情绪及认知的发育和发展,还会对儿童父母的精神及心理产生消极影响。为此,中国人体健康科技促进会成立了儿童变态反应专业委员会,谷庆隆当选为首届主任委员。

2019年以来,谷庆隆带领专委会成员开展了一系列工作。疫情期间,专委会考虑到居家医疗资源可及性会降低,而儿童活动量减少、抵抗力减弱极可能加重螨虫过敏,诱发哮喘,于是他组织专委会成员编写了《疫情期间儿童哮喘管理》,供有孩家庭参考;2023年3月,专委会又针对儿童感染新冠后的慢性咳嗽在《中华预防医学杂志》上发表了《儿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相关咳嗽诊治的专家共识》。

“儿童变态反应涵盖的专业非常多,包括皮肤过敏、呼吸道过敏、食物过敏等,专委会主要聚焦气道过敏,希望提高全社会对气道过敏性疾病的认识。”谷庆隆表示,早在1997年,有学者就提出了过敏性鼻炎和哮喘是“同一气道同一疾病”的理念,2001年初,WHO发布了过敏性鼻炎及其对哮喘的影响(ARIA)指南,进一步强化了这一理念,但实际上践行得并不理想。

气道过敏包括上气道过敏和下气道过敏,常见的过敏性鼻炎属于上气道过敏,常规在耳鼻喉科就诊;过敏性咳嗽、过敏性哮喘属于下气道过敏,常规在呼吸内科就诊。“但这些人为的划分,有时反而难以明确病因,导致治疗效果欠佳。”谷庆隆说,“疾病是不分上下的,有的小孩过敏性哮喘反复不好,其实是上气道没控制住。这就是为什么治污要从源头开始,同理,气道过敏性疾病也必须全链条治疗。”

儿童更需合理用药

“一场暴雨过后,地上的草倒伏了一大片,有些如果不帮忙扶一下可能真的就死掉了, 但是在扶这些草的时候,很可能无意间就把一些雨过天晴后生长出来的草踩死了。”谷庆隆说,“这其实说明,我们的干预有时候并不一定是有利的。面对儿童患者,要更加遵循精准医疗、适度干预的原则。”

儿童疾病的治疗目标不仅是使其达到无病状态,还要考虑对儿童未来生长发育的影响,力求影响最小化或没有影响。谷庆隆表示,以鼻窦手术为例,针对成人患者,可完整切除病灶,达到轮廓化,但针对儿童患者,则要求尽量保留一切能保留的组织。

“当然,任何手术都是一种创伤,都是对固有环境的破坏,因此,我们不会贸然为儿童患者选择手术治疗方案,除非这是唯一且最佳的选择。”谷庆隆说。

更多时候,用药是最主要的治疗手段。谷庆隆表示,儿童不是成人的缩小版,对于儿童,合理用药的要求比成人更高,要讲求正确的患者、正确的药物、正确的剂量和剂型、正确的用法以及正确的疗程,即所谓的5R原则。不合理用药除了影响疾病治疗的效果,也会引发各种并发症,同时对儿童未来成长可能造成一些未知的或长期的伤害。同时,精准诊断、明确病因也是保证合理用药的重要环节。

精准医学大行其道,谷庆隆认为,其内核实则是疾病的标准化诊治模式。当前,三甲医院门庭若市与基层医院门可罗雀的场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他看来,这是由于基层医院普病用药不标准,导致公众对其信任感缺失。“为什么吃麦当劳的时候,我们从来都不选去哪家店呢?因为它实现了同质化。虽然医学诊疗的同质化远比这复杂得多,但我们仍然要为此而努力。”

谷庆隆坦言,其实很多儿童疑难杂症都是由普病未识别或不合理、不规范的治疗导致的。在难治性哮喘中,约70%的患者是因为过敏性鼻炎、鼻窦炎、胃食管反流等其他伴随性疾病没有及早被发现,而被诊断为难治性哮喘。“如果我们能把普病治到极致,那么疑难杂症的比例也会大大降低。”

医疗的本源是关爱

当被问及为何会成为一名儿童耳鼻喉科医生,谷庆隆回答,“就像你问一位勇敢的母亲为什么如此勇敢,只能说这是一个进化的过程。”

性格上的契合、专业上的执著和医生这份特殊职业所带来的满足感,共同塑造了今天的“谷大夫”。他很有爱心,出门诊时几乎没遇到过投诉,“我希望尽可能地服务好患者”;他很有同情心,能理解患儿家长所有不稳定的负面情绪,“我知道他们只是太担心自己的孩子了”;他也在几十年间积淀了丰富的经验。“有的小孩一坐下,就能判断出他有过敏性鼻炎,因为出现了下眼睑肿胀、口唇发干等症状。而有的小孩一看就是腺样体肥大,因为出现了腺样体面容。”

医学在传承中发展。如今,作为研究生导师和副院长,谷庆隆也把自己的从医经验分享给学生和青年医生。“人品一定是第一位,医疗的本源是关爱,从医者必须善良正直,作为引路人,我们也要言传身教;其次,要有渊博的学识、精湛的技术,这是我们治病救人的‘武器’;最后,既要脚踏实地,切忌讨巧,也要仰望星空,培养前瞻性思维。”

医生不是一个纯技术行业,儿科医生更要善于理解和沟通,真诚对待患者。“关于为什么要对病人好一点的问题,一位老大夫曾经这样解释道:病人来到你的诊室,把自己的身体毫无保留地交给你,允许你为他用药或手术,这是莫大的信任,我们不能辜负。”

谷庆隆始终记得,也因此坚定从医的信念,“我们没有理由不做一个好医生,我们还要让更多的同道成为好医生”。为此,他和团队制定了《儿科医联体同质化培训实用手册》,以在基层医院推广儿童疾病同质化诊疗。

此外,他还呼吁将疾病预防关口前移。“我们最常做的工作是救已经落水的孩子,但如果可以,我们希望孩子别落水,或者在快要落水的时候,拉他们一把。”谷庆隆说,这是身为医者最大的善心。

名医简介

谷庆隆:首都儿科研究所副所长、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副院长、儿童耳鼻喉科主任医师、北京协和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任中国人体健康科技促进会儿童变态反应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分会委员,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耳鼻咽喉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市朝阳区医学会副会长等。主要研究方向为儿童上下气道相关疾病、儿童过敏性鼻炎、儿童鼾症和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等。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
图片新闻
报春花再添新种,命名致敬吴征镒、武素功 中国科学院华南植物园三个新品种通过审定
野生绒毛皂荚全球现存数量增至10株 细胞褶皱藏“变形”玄机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